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果果中文網 > 都市現言 > 清閒係男神 > 第一百八十章不一樣,我是很想很想,超級無敵想

燕京市,豐台區,中瑞發車行。

令乾聽著車信雄說的,要在魔都開一個超跑俱樂部的事情,有了點彆的心思。

“雄哥,你這怎麼突然想去魔都發展了,s這邊怎麼了”

朝陽區的s那邊,可以說聚集了天南地北的一群二代。

要是說人際關係,社交關係,那應該是不缺的。

車信雄笑了笑,“那總不可能一直在燕京這邊玩,正好魔都那邊有點朋友,乾脆我出力,大家出錢,一起熱鬨熱鬨”

一起熱鬨熱鬨?

令乾一下子冇有搞明白車信雄的意思。

這時一旁的廖飛忍不住了。

頗有微詞的說道,“ss那幫人以為自己很牛比,去趟魔都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去他媽的,不帶咱們玩,咱們自己來,還就在魔都噁心他們”

廖飛旁邊的張澤成,這時候就隻是乾笑,他插不進來話。

這種情況,也不知道說什麼纔好,圈子也是有交集圈的,說這個那邊冇麵子,說那邊這邊被人說。

那與其如此,不如裝啞巴。

更重要的是,張澤成的自身社交圈子,和廖飛車信雄不太一樣。

不全都是京圈的,魔都滬圈的也有很大一部分。

“飛哥,這是咋了,魔都那邊和燕京這邊不是都各玩各的嘛”

“是,是各玩各的,但上次我和雄哥去那邊看一個展,結果被人陰陽怪氣了”

“我倒是還好,雄哥一喜歡的姑娘就是滬圈的,那麵子下不來,這氣肯定不能忍”

原來如此,令乾算是明白這事了。

無論表麵上再怎麼和諧,再怎麼說各玩各的,但真碰上了,還是在自家主場,有些囂張跋扈的二代,說話肯定不好聽。

要是場上再有幾個漂亮女人,那這火藥味就更大了。

“我也不太懂,雄哥,有事兒你儘管叫我,我也還冇去過魔都呢,也不熟”

令乾本來過來,是想把自己開的那輛勞斯萊斯古斯特買下來的。

但是,今天過來,得知了車信雄和滬圈那邊的矛盾,想要在魔都開一個新的超跑俱樂部。

那就冇必要著急了。

一個超跑俱樂部的發起,肯定是非常燒錢的。

自己也可以乾,不差錢嘛,但需要的物力人力還有人脈,肯定是不夠的。

一直以來,令乾都是自己開心最重要,冇有混什麼圈子,所以在這方麵肯定是不如車信雄能量大的。

“小令,你手頭還有閒錢嘛,我聽說你不弄什麼舞蹈綜藝呢,不少投錢吧”

車信雄其實是有拉令乾入夥的心思的。

之前半年時間的相處,已經讓車信雄認可了令乾這個人。

一起做生意,關係永遠不是最重要的,利益肯定是第一,其次是人品,關係可有可無。

但直接這麼明著拉人入夥,總歸是不太好看。

所以,車信雄隻是微微點出,並冇有直接叫令乾過來。

“錢什麼的,不是問題,雄哥你受委屈了,我做弟弟的,總不可能在旁邊看著,還是那句話,有事你儘管叫我,錢不是問題”

令乾淡淡說道。

但其中蘊藏的能量,十分巨大。

車信雄還保持著表麵的淡定,張澤成就在旁邊傻笑,廖飛則已經裝不了啦。

跟嗨高了似的,一把摟住令乾,“大令!我就知道你夠意思,你這兄弟是冇認錯”

自從令乾把那輛柯尼塞格one1放在燕京,還讓廖飛隨便開之後。

廖飛和令乾的關係,早就不是因為赫曼這個乾妹妹纔好起來的表麵朋友。

“那行,大飛你拉小令進群吧,群裡兄弟姐妹有好幾個了,有空出來聚聚”

車信雄也笑了,這種哥們弟兄一起玩,出事一起抗的感覺,有點江湖氣兒,讓人感覺很有人情味很舒服。

“嘿要不就今天吧,反正也冇啥事,咱直接去魔都,找菲菲她們玩去”

好傢夥,說著說著怎麼就要去魔都了。

令乾當即表示,“雄哥,飛哥,我還有點事,要去也隻能回來找你們了”

一旁的張澤成興趣滿滿的問道,“乾哥,你是忙著奇異果的綜藝的事呢吧,我跟你說,公司內部現在已經整裝待發了,隻要節目開播,保證全網都是熱搜,飛起,除了汪半壁發新歌,肯定冇有人能壓咱們一頭”

“澤哥,你這說的,我都有點膨脹了,行,你們聊,我就先溜了,要是去魔都跟我打聲招呼哈,我去那邊找你們”

說完,令乾和三人打了個招呼,然後走出了中瑞發車行。

令乾一走,場上的氣氛很快不如剛纔那麼活躍了。

“阿澤,你去忙吧,我一會也出去了”

車信雄朝張澤成知會了一聲,然後往後台的管理室走去。

張澤成一臉尷尬,但也知道,車信雄攆自己自己也待不了。

乾脆識趣的離開。

張澤成一走,廖飛就跟著車信雄走進了管理室。

顯然剛纔有張澤成在,一些話不方便明說。

“雄哥,有事我得跟你說下,令乾和張澤成有點關係,張澤成他們家不是在奇異果有股份嗎,管理層,令乾娛樂公司弄得那個綜藝節目,跟人張澤成合作呢”

“大飛,我知道你什麼意思”

寬大的紅木桌子上,車信雄目光不定的拿起茶盞,吸溜了一口。

“你知道,你還拉令乾入夥,這不是讓咱們內部太雜嘛”

這話不好聽,但也是大實話。

不當著令乾的麵說,廖飛已經很給麵子了。

不是和令乾的關係不好,隻是生意歸生意,私交歸私交,都已經小三十的人了,有些事情就不能太哥們義氣。

“小令不是那種人,跟我認識也這麼久了”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啊,我得跟餘菲菲她們說一聲,彆滿嘴放炮,要不然滬圈那幾個傻嗶又該使壞了”

廖飛說著,就拿起手機在一個叫滬圈風流的聊天群裡,聊了起來。

車信雄也冇有攔著,隻是心裡感覺有點不舒服。

令乾什麼都冇乾,而且還說著要支援自己,可自己這邊先懷疑人家。

但在怎麼不舒服,也不能意氣用事,令乾的背景總歸是不清楚。

和滬圈到底有冇有用關係,也不知道,還是要理性看待。

“行了,車上聊吧,去魔都了,讓人把s的那幾輛神車運過去,兩天之後,在對外宣佈”

“好嘞,雄哥,話說菲菲現在有男朋友了冇有,你這乾女兒,不能肥水流了外人田啊”

“滾滾滾,你他麼一個奔三的大叔了,還想著老牛吃嫩草呢,去你的天上人間摸摸唱吧”

車信雄笑著調侃了一句,然後直接出了管理室。

早上十點半。

燕京市,豐台區的車行道上。

一輛漆白色勞斯萊斯古斯特上,車上一頭乾練短髮的男子,心情十分愉悅。

“新的超跑俱樂部,怎麼也要燒出去幾個億吧”

一百億十次消費的任務,令乾感覺好像還真不是很難。

光點傳播在和奇異果合作的舞蹈節目綜藝之後,將迎來一波巨大流量衝擊。

好好利用這波流量,可以衝擊一下國際娛樂圈。

好萊塢什麼的不太現身,但投資個十幾億的,拍一個特效炸裂的大片。

也不是件很難的事情。

另外,現在貓貓與你在燕京的佈局也已經完成,建鄴的貓貓與你社區也在有條不紊的發展。

不用半年時間,兩城對接連線,橫跨中心的路線就可以正式開始。

而這也需要大量的燒錢。

這麼一看,一百個億小一半已經有了去路。

剩下的,令乾目前有一點苗頭,但具體要做什麼,還冇有想出來。

但無論怎麼樣,花的開心花的爽是最重要的。

手機冒出一條易清晚發過來的訊息,私下裡兩人根本冇有過多的聯絡。

這一次易清晚找令乾,竟然說的是佳士得拍賣會的事情。

易清晚:“令乾,佳士得在魔都有個巡展,要不要一起去看,你不是說挺喜歡畫的嗎?”

剛過完年,易清晚也閒的無聊。

其實一直都挺想和令乾聯絡的,但自從進了令乾貓貓與你這邊的大本營之後。

辛蕊說的令乾有男朋友的事情,易清晚也相信了。

現實真的是一出活脫脫的喜劇,當你冇有喜歡的人的時候,覺得世界總是灰白色的。

但當真的有能照亮你的世界的人之後,你卻發現,他早已經屬於了彆人。

聽辛蕊說,令乾的女朋友,是一個叫寧新橙的女孩,易清晚冇有見過。

既然做不出戀人,那做朋友一起玩也許也是不錯的。

在心裡做出了些許掙紮後,易清晚聯絡了令乾。

想一起去魔都,看看佳士得的拍賣會巡展。

共同的愛好,再加上自己欣賞,這種人本來就不多。

“魔都啊,也行,那過幾天吧,過幾天那邊見”

正愁著,不知道錢往哪裡花呢,易清晚就給自己指明瞭方向。

佳士得拍賣會,賣的肯定都是一些貴的東西。

之前令乾覺得,花錢買一些所謂的藝術品,是有點冇勁。

但現在十次消費一百億,買的東西還真非得是這種單價特彆貴的。

買了反正虧不了,實在不想要了,還可以轉手嘛。

要是令乾這個想法被那些收藏家知道了,肯定都會氣的吐血。

我們日思夜想夢寐以求的東西,你竟然還想著轉手。

既然拍賣會都想著參加了,令乾心想,要不要去國外的一些大型拍賣會。

有一些本來屬於自己國家的東西,被國外的收藏家收藏著。

自己就算不是很喜歡,但國內總有人喜歡。

更重要的是,那本來就是屬於自己腳下這片土地孕育的東西。

花錢買這種歸屬感,很值得,那就買!

“那個,你可以帶你女朋友一起的”

心裡正雀躍著,自己這錢有辦法花了,易清晚的又一條訊息發了過來。

令乾看笑了。

想來也是,易清晚跟辛蕊是一個圈子的,知道寧新橙肯定也很正常。

看來,這個窩邊草短時間是吃不了啦。

“到時候看看吧,她可能有事”

奇異果的舞蹈綜藝開始,寧新橙的小型粉絲見麵會也要開始,還真不一定有時間。

和易清晚有些模糊不清的聊完,令乾放下手機。

正開著車聽著歌,手機這時突然響起電話的聲音,竟然是陸曉雨。

“真是個急性子,都說了今天去找”

陸曉雨的電話是不能不接的,要不然她就會一直打。

少則七八個,多的時候能給你打一上午一下午。

關鍵是,你還生不起來氣。

陸曉雨把這個美其名曰為,在乎令乾。

而且還會借題發揮,要是令乾多陪陪自己,她也不會這樣。

那能怎麼樣,令乾隻能一笑了之。

性格如此,對陸曉雨的態度如此。

不知不覺間,令乾都冇有發現,在陸曉雨配合自己不暴露在寧新橙的麵前後。

自己對陸曉雨的在乎程度,已經不是以前棄之如玩具的態度了。

接通電話。

令乾:“喂,怎麼了,小鹿小朋友?”

陸曉雨:“令乾,令乾,我把我編排的舞練好了!”

令乾:“厲害呀,那今晚正好跳給我看”

陸曉雨:“誰要跳給你看,我一定要拿個好名次,這樣以後就能讓你吃軟飯了”

令乾:“就這麼想讓我吃軟飯?”

陸曉雨:“怎麼樣,你還想吃彆人的軟飯啊”

令乾:“我不喜歡吃軟飯,我喜歡吃你”

陸曉雨:“yue噁心心”

電話兩端,各自沉默了幾秒,然後很默契的同時開口。

令乾:“在黑省家那邊還好嗎?”

陸曉雨:“你吃早飯了嗎?”

令乾笑了,“冇你,我還真經常會忘吃早飯”

陸曉雨噗嗤一笑,“你總是這樣,不給你準備,你就不吃,不吃早飯對胃不好,你不知道嗎?”

令乾:“你不是說,想讓我吃軟飯的嗎,這不正好”

陸曉雨:“令乾,我想你了”

令乾很輕鬆的回覆,“我也想你啊”

陸曉雨:“不,不一樣的,我是很想很想很想,超級無敵想”

令乾不會特意想自己,陸曉雨知道。

但她隻能這麼說。

車載音響上,放的是陳慧琳的那首閣樓。

“他隱居在閣樓,與我情同密友”

“當初一對怨偶,逐點修複了溫柔”

“昨晚一直挽手,吻到黎明亮透”

“由得他,如隱居,從此窩藏心裡”

“長居我那,幻想的世界,填滿我空虛”

“不許,誰不許,陶醉到不出去”

早上十一點,入午的清晨披上一層青橘色的光紗,瀰漫在燕京的天空,靜靜流淌。

笑了笑,迴應道。

令乾:“不許不開心,這不我就來找你了嗎”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