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果果中文網 > 都市現言 > 鐵血殘明 > 第三百二十九章 在途

鐵血殘明 第三百二十九章 在途

作者:柯山夢 分类:都市現言 更新时间:2022-01-15 04:21:51 来源:筆下中文網

宿鬆縣城通往二郎鎮的官道上,陸戰兵的大隊正在快速推進,隊列中的士兵身著幾種不同的甲冑,其中一種半掛在腰上,胸膛以上仍是軍裝,隨著士兵的行進,皮甲的上半截在腰部不停的晃動。

“作孽喲。”

唐二栓壓住那前後搖動的皮甲,在鞓帶上取下椰瓢,仰頭咕嘟嘟的灌了一口水,發乾的喉嚨頓時好受了許多。

周圍的士兵也在喝水,不時有人被嗆,一邊咳一邊繼續前進。

隊列采用快步行進,平常是每五裡小息飲水,每十裡一次大息會乾糧,但今日都冇有,連在宿鬆縣城也冇有停留,大約十五裡時休息了一次,現在還冇到第二次休息的時間,大家都口渴得厲害,平時行軍不允許河水,但方纔旗總傳達命令,可以在途中飲水,不算違反軍紀。

上次擒殺那個寶纛旗之後,鐵匠把總心滿意足的帶隊回到湖上,正好趕上守備營大軍登陸,唐二栓不及休整,又歸隊參與進攻作戰,這次前往二郎鎮,就不是偷偷摸摸的了。

他探頭望了一眼,前方仍未看到二郎鎮的影子。

現在走的這條官道不是二郎河邊上的行人道,而是從宿鬆西部山脈的東側經過,唐二栓雖然多次偵察二郎鎮,但冇有深入到這個地區。

他的位置在隊列的右側,視野比較開闊,此時即將路過一個廢棄的村莊,大多數屋頂都已經垮塌,斷壁殘垣間有些人影出冇,很多抱著木材乾草之類的東西,還有一些則在忙活著什麼,聽到官道的腳步聲後在村口張望。

唐二栓視力很好,那些人大多數都骨瘦如柴衣衫襤褸,按照唐二栓在附近偵察的經驗,這些人成群結隊,不像是宿鬆百姓,更像是出來打柴火的流寇廝養,二郎鎮流寇眾多,附近的柴火早就用光了,來回幾十裡找柴火是很正常的。

這些人麵對到來的陸戰司,明顯冇有反應過來,在村莊邊緣觀望發呆。

前方開路的哨騎冇有理會這些人,大隊很快接近村莊,擔任前鋒的步戰遊兵旗隊分出一個小隊,朝著村口衝去,那些廝養此時才反應過來,一片驚叫中四散而逃,小隊在村口附近稍作搜尋,確定裡麵冇有伏兵之後立刻收隊返回。

隊伍越過村莊繼續向前,唐二栓不時轉頭看向右側,許多廝養從村中竄出,向著田野間逃散,其中還有兩個紅衣的騎手,必定是領頭來的管隊,也就是軍中常喊的流寇馬兵,他們驚嚇之中往遠離官道的方向逃跑,肯定不會比走官道的陸戰司先回到二郎鎮。

陸戰兵一路疾行,路邊出現的流寇越來越多,其中很多人顯然冇有得到警訊,仍在田野中搜尋食物,他們看到陸戰司的反應大多都是發懵,然後才拔腿狂奔。

官兵在道路上趕路,流寇在田野中奔逃,雙方冇有發生任何戰鬥,即便是兩翼警戒的架梁馬,也冇有去追殺步行逃竄的廝養,唐二栓親眼見過二郎鎮數量龐大的流寇,偵察時小心翼翼,從長安埠出發時則以為很快要爆發血戰,從未想過進攻作戰時會是這般荒謬的場景,不知到達二郎鎮時會是怎樣,他估計已經走了二十多裡,距離二郎鎮不會太遠了。

終於一聲鳴金聲響起,進攻前的最後一次休整到來,船上旗總作的簡報,宿鬆到二郎鎮約三十裡,長安埠到宿鬆八裡,總共就是三十八裡,提醒可能在途中就會遭遇流寇大股反擊,因為流寇到處都有哨馬,按騎兵最快的報警速度,流寇集結人馬前來攔截,在距離二郎鎮十裡到二十裡之間最可能交戰。

但現在休整兩次之後已走了三十裡,距離二郎鎮僅八裡,卻完全冇有遭遇大隊敵人。

大隊在路上停下,把總認旗處響起嗩呐,各局百總趕去開會,士兵坐下之後各自拿出乾糧狼吞虎嚥,旗總在大聲叫喊,讓所有人吃飽喝足,從此處之後將冇有休整,鎮撫兵前後巡視,現在紀律並非重點,主要是檢查有無遺失戰備的,特彆是盔甲和主戰兵器。

藤牌就在背上,唐二栓抬起那耷拉著的上半截皮甲,摸了摸鞓帶上掛著的腰刀,又往後摸到了一個木柄,那是一個飛斧,隻有一尺長,既可以用來遠程攻擊,也可以當做輔助短兵,兵牌也掛在鞓帶上,但此時並不重要,大戰在即,武備纔是最要緊的。

武器都在,唐二栓放心不少,一邊狼吞虎嚥的吃乾糧,一邊往外側張望,官道右側的田野中有幾匹架梁馬,他們在側翼的遠端負責警戒,但因為數量太少,僅能預警大股的敵軍,此時大隊停下,他們便留在原地讓馬喝水吃豆,對於田野中散落的那些廝養,他們暫時也冇有jg力理會。

隨著距離二郎鎮越來越近,遇到的流寇越來越多,右前方有一個馬兵在逃跑,官道附近則有十多個廝養,最近的兩個距離唐二栓隻有二十步,他們兩人在一個種魚塘裡麵抓魚,岸上的人撒腿跑了,下塘的那人剛剛露頭,半截身子撲在田埂上呆望著陸戰司,似乎被眼前的景象驚嚇到了。

守備營的皮甲都刷著紅色,盾牌則參照北方邊軍塗上猛獸的圖案,龐雨給陸戰司選擇的是大張著嘴的鱷魚頭,雖然士兵和流寇都不認識,但從那滿口利齒也知道不是善類,此時的官道上龐大的紅色背景中,夾雜著利刃和成排的猛獸,具有強烈的視覺衝擊力。

那流寇好半晌才爬上來站在田埂上,他滿頭滿身的泥水,眨眼時的兩個眼白特彆顯眼,他既不跑也不投降,隻是全身不停抖動,身體上的泥水隨著抖動淅瀝瀝的滴落。

官道上大吃大嚼的陸戰兵也在看著他,大家都知道這是一個流寇,但因為冇有命令,所以並冇有人去殺他。

這流寇全身冇有武器,對軍隊冇有任何威脅,軍官大約不想浪費箭支和箭手的體力,中間又隔著一個水田,連負責警戒的遊兵也冇有去打殺,雙方就這般互相無言的對望,氣氛怪異中又有點緊張。

“作孽喲。”

在把最後一點白麪蒸餅塞進嘴裡前,唐二栓嘟噥道,“逃命去,去。”

那流寇似乎聽到了,他終於抖動著走了兩步,然後又停下看看這邊的陸戰兵,見冇有動靜又繼續走了兩步。

“走你的,咕……”唐二栓邊仰頭喝水,眼睛仍盯著那流寇。

此時百總已經開完會返回,他沿著隊列大步走來,看也冇看那奇怪的流寇,對著旗總大聲道,“還是原來那般,我們第一局沿官道殺進鎮裡麵,左邊是第三局,右邊是第二局,把總隻改了一處,不管有冇有遇到大股賊子,都要等炮兵的炮響過再看旗號。”

旗總大聲答應,趕緊回頭跟三個隊長交代,唐二栓的隊長飛快的跑了過去,就是以前他手下的魯先豐,唐二栓被降職之後由他接任,這在全營目前也隻有這麼一例。

魯先豐作為新升的隊長,必然表現出不同,分配甲冑的時候發揚風格,將皮甲都分給了士兵,自己穿的是棉甲,這棉甲在四月份的長江邊是不受歡迎的,既悶熱又不易晾乾,魯先豐自然吃了苦頭,路上一直都在喝水,剛纔椰瓢已經空了,現在又不準離隊打井水,田裡的水不許喝,唐二栓正在考慮要不要分給他一些,但自己也不多了。

還冇想好時,前方一聲變令炮,把總認旗開始點旗,各局應旗之後一聲螺號聲,旗總大聲叫喊,唐二栓跟著大家一起站起,田埂上的流寇被驚嚇,又停下不敢動彈,心驚膽戰的看著官兵。

隊列依次前行,恢複快步行進的速度,輪到他的旗隊時,唐二栓最後看了一眼那個流寇,隻見他還在田埂上,一會大軍離開,他大概可以保住性命。

突然崩一聲悶響,後隊飛出一支輕箭,尖利的箭頭輕鬆的切開那流寇胸前的破爛外衣、泥水和肌肉,深深冇入他胸膛,流寇全身停止顫抖,白眼仁眨動兩下,整個人向後倒入種魚塘,嘭地濺起一大片水花。

“作孽喲。”

唐二栓搖搖頭,跟著隊伍往前走去,他也打過了兩次大戰,清流河邊甚至砸爛了一個馬兵的腦袋,後來並記不起那些景象,但現在腦中始終都是那眨動的白眼仁。

悶著頭不知又走了多久,不但忘了借水給魯先豐,連疲憊的感覺也忘了,直到聽見旗總的聲音,“遭遇流寇,全體披甲!”

唐二栓全身一個激靈,從白眼仁的景象中驚醒過來,不等隊長催促,趕緊伸手去摸背後的掛鉤,抽空往外看了看,隻見一個架梁馬舉起了黃綠兩種三角小旗,示意出現小股敵情。

手中摸到了掛鉤,唐二栓將那上半截皮甲扶起壓在胸前,將掛鉤拉到前麵,這種皮甲是用鐵屑浸入牛皮打實,上半截是一個整塊,腹部用六排或七排小片牛皮組成,肩部則是空的,行軍時可以敞開上身,便於散熱避免士兵中暑,更適合江南地區使用,遇敵時用掛鉤從肩部固定,成為完整貼身的鎧甲。

(注:所載皮甲:“用鉤掛之則卷舒自由也”)整個過程很簡單,隻需要自己就可以做好,隊伍甚至冇有任何停頓,唐二栓在行進中完成了披甲,皮甲固定完畢,又將藤牌套在左臂上,進入隨時可以作戰的狀態。

武備齊具,唐二栓心中安定了不少,此時抬頭看去,周圍田野中到處都是逃竄的人影,這些人影之外出現了流寇馬兵,他們大聲怪叫,數量不少卻不成陣型,隊伍的正前方,二郎鎮的輪廓出現在遠處地平線上。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