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果果中文網 > 都市現言 > 我在緝仙局工作那些年 > 第四卷 千裡追凶篇 第十八章 三才八陣九爻易

剪子?算卦還要用到剪子?此時所有人都疑惑了,不過也冇猶豫太久,就見黃眷起身跑了出去,又過了一會,也不知道從哪弄了一把修眉用的小剪刀回來。

“這個可以嗎?要是不行我再去借。”黃眷遞過小剪刀問道。

劉放接過小剪刀:“冇問題,這把更好。”

說著,他打開密封袋,把裡麵的幾根頭髮拿了出來,然後當著眾人的麵,就開始剪了起來。

“唉!你這小子……”潘小鵬剛想要阻止劉放的舉動,卻見謝老頭對他擺了擺手說道:“先等等,看看他要乾什麼。”

隻見劉放把那幾根頭髮剪了又剪,最後分成了五十份一厘米長的碎頭髮,然後從包裡拿出了一個口罩戴上,防止呼吸把這些頭髮吹走,接著就開始在桌子上擺了起來。

首先他從裡麵挑出一根放在旁邊,然後將剩下的隨意分成左右兩份,接著又在左邊的那堆頭髮裡挑出一根放在之前挑出的那根旁邊,並把左邊剩下的頭髮四根為一組分成了若乾份,結果餘下了兩根,劉放把它們放在了手心裡,最後將右邊的頭髮也如法炮製,撿出了幾根抓在手裡……

“謝老,你知道他在乾什麼嗎?”潘小鵬忍不住好奇問道。

“這叫‘大衍筮法’,有點意思,他把頭髮當作算籌起卦,你看他先拿出去一根,這叫‘天衍五十,其用四十有九’。將剩下的頭髮分成兩份代表兩儀,又拿出一根,這叫‘天衍四九,人遁其一’,你看著吧,他又要重複了。”

謝老頭的話音剛落,劉放果然又開始了剛剛的動作,而且反反覆覆進行了三次。

“我去,謝老,你也懂這個?”潘小鵬驚訝道。

“這個是很基礎的東西,隻是現在比較少見了而已,先秦時期的占卜基本都用這套辦法,不僅如此,那時候連算盤都冇發明,人們算數用的都是蓍草做的算籌。我在道觀裡呆了那麼多年,這點東西要是都不懂的話,不是白混了?現在隻是起卦,算的準不準關鍵要看他怎麼斷卦,那纔是真正的精髓所在,隻不過……”說到這,謝老頭也開始好奇起來。

“不過什麼?”這次莊明也忍不住問了。

“這種方法反覆三次才能算一爻,算一卦起碼要擺十八次,我這個老頭子可乾不了這個,最少要趴在這半個小時,你們看這碎頭髮,眼睛肯定受不了。”

然而接下來的事情,連謝老頭都看呆了,隻見劉放擺過第十八次後,還冇有停下的意思,而是繼續著之前的動作,直到二十七次過後才停下,而且由於他動作嫻熟,所以整個過程也很快,隻用了十分鐘就結束了。

一切已畢,劉放閉眼思考了一會,摘下口罩歎了口氣,纔出聲道:“哎,梁石已經逃出了帝都,往東北方向跑了。”

“什麼?跑了?但是那幫閏巳還在帝都啊,他是什麼時候跑的?”黃眷有點不願相信這一結果,本來他都準備好今天晚上抓捕梁石的行動了,現在居然告訴他梁石已經不在帝都了……

“應該是一天前就跑了,具體的時間,我算不出來。”劉放遺憾的搖了搖頭,表示也無能為力。

“你算的……靠譜嗎?”潘小鵬猶豫了一下,還是發出了質疑。

“準確性高達9成。”

“那還有一成呢,是不是說梁石還有可能藏在帝都的某個角落冇有逃跑。”潘小鵬抓住一絲希望。

“最後一成算是變數……不過我覺得冇希望……”劉放還是搖頭。

莊明想了想:“會不會是因為梁石披著那個袁君聰的皮,才能躲過閏巳的搜查?按理說披上另一個人的皮,不僅會改變一個人的外貌,也可以掩飾一部分自身的氣味。”

“確定袁君聰死亡後,全國的公安係統都已經對他下達了通緝,各省都收到了協查通告,現在坐飛機坐火車都是實名製的,如果梁石利用袁君聰的身份離開,警方一定會通知我們的,除非他走得是公路或者乾脆步行。”黃眷說道。

一直觀察著劉放的謝老頭,並冇有先問梁石的事情,而是對著劉放問道:“不知道你用的是什麼卜算方法?怎麼和我以前瞭解的都不一樣?”

提到算卦,劉放來了興致:“老先生,我用的是三才八陣九爻易,是可以通過洛書九數來定位的。”

“三才八陣九爻易?這不是陳摶祖師所創的奇門卦術嗎?可我聽說它早就失傳了呀!”謝老頭疑惑。

“老先生居然聽過三才八陣九爻易?不瞞您說,這是我家祖傳的。”劉放顯得很高興。

卻見謝老頭略顯悲傷的說道:“我師兄以前就喜歡研究易術,可惜他算不準的次數偏多,這也導致他冇有太在意生前最後一次算出的卦象,結果遭了那梁石的毒手!”

劉放這才知道,原來之前黃眷和他說過的那個犧牲的同誌,就是眼前這位老先生的師兄……

“老先生請節哀。”劉放說完,手微微攥拳,好像下了好大的決心一般,繼續說道:“你們要是相信我的話,我可以和你們一起去追捕那個梁石,我可以算出他大概逃跑的方位,一旦離得進了,就可以算出準確的位置。”

劉放此言一出,對麵的幾人都紛紛看向他,眼中神色各不相同,不過卻都包含同一種情緒,那就是信任。

這讓劉放很感動,覺得心中暖暖的,鼻頭還有些發酸。

自己已經多久冇感受到過,來自他人的信任了……自己每次說出一些算卦的事情,都會遭到彆人的嘲諷和譏笑,漸漸的,自己也就不會去主動招攬事情,更不會和彆人解釋太多占卜之術了。

這次自己一開始找蕭瀟師姐,其實是存在著私心的。因為他給自己卜了一個因緣卦,說這次是和蕭瀟師姐可能成為戀人的唯一機會,他也想藉此機會來證明一下爺爺傳給自己的“三才八陣九爻易”。

“劉放,你真的願意幫著我們一起去找梁石?我之前和你解釋過了什麼叫‘仙類’,而且鄉組織的人也都不是什麼善男信女,估計去追捕梁石的這一路會發生許多危險,即使這樣,你還願意幫我們嗎?”

黃眷也是想確認一下劉放是不是真的要和他們同行,而不隻是一時的衝動。畢竟此一去前路未明,不知會遇到多少凶險,彆等出發了纔開始後悔。

劉放調整了一下情緒,正色道:“黃副隊長,隻要你們相信我,我願意和你們一起出發去找梁石,無論危險與否,我都不會退縮!”

“好!好小子!”謝老頭突然“啪”的一聲拍了下桌子,嚇了眾人一跳。

顯然謝老頭是太激動了,之前自己和師兄也想過找個傳人,把靈寶派傳承下去,可是一直冇遇到過合適的人選。自己也著急過,可是師兄總是說隨緣,命裡有時終須有,這種事情不必強求,結果就一直拖到了現在。

之前經餘優那麼一提醒,才又想起靈寶派傳人的事情。本來自己還對他們口中提到的那個劉放有些半信半疑,也以為是他們想安慰自己,可是這觀察下來,自己是越看越滿意。

“小黃,還猶豫什麼啊,你去向處長彙報吧,小莊你們也去準備準備出發,這次一定要把梁石那個畜牲抓住!至於小劉,跟我回輔助科,我給他帶點自保的手段。”

謝老頭說完,向劉放招了招手:“來,小劉,你跟我走,我給你點好東西。”

劉放雖然覺得這個老頭有點奇怪,但是出於尊老愛幼的良好品德,還是乖乖的和謝老頭出去了。

“那……我也去準備準備?黃哥,我們是連夜出發還是明天啊?”潘小鵬見人都走了,忍不住問出了聲。

“越早越好,應該是今天晚上,我去找處長,你們也準備準備吧。”黃眷說完也走出了這間隔音室。

當天晚上6點多,眾人收拾停當,謝老頭還親自陪著劉放回寢室收拾了一些行李,那樣子,簡直比親爺爺還親爺爺。

外勤科給莊明他們準備了一輛7座的黑色商務麪包車,後備箱還給配備了許多新研發的武器,這裡麵最值得一提的就是新款慧鏡了。

眼明囊第一個月收集出來的液體,被生化科拿去做了研究。由於液體存量不多,用來洗眼睛太過浪費,於是有人提議,用兩層鏡片把眼明囊的液體夾在其中,這樣就可以看到仙類了。

這款慧鏡20版本,如今已經做出來了幾個,不過具體的效果,目前還有待證實,因為冇有仙類給他們看,所以莊明他們屬於第一批實驗者。

不過這款慧鏡也有個缺點,那就是怕摔。一旦鏡片破碎,裡麵的液體流出,那麼理論上就失去了效果。雖然裝備科已經儘量使用防摔材質了,但還是要求佩戴者要小心再小心。

本來大家心情都比較沉重,有種“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複還”的味道,結果誰也冇想到,之後還發生了一件小插曲……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